為什么重慶很難出像馬云這樣的知名企業家?!

2019-2-13 22:07:05來源: 互聯網
【字體: 打印

  一、歷史原因:

  現在我們重慶所處的位置,在古代是屬于巴國的領地。根據史料記載,戰國時期,巴人依靠其優越的地理位置,豐富的物產資源,頗具特色的手工業產品,曾發展起相當繁榮的商品貿易業。后世研究者,還通過《史記·西南夷列傳》里的記載,推測出巴國時代的商人應該不少,生意應該也做得不小。

  可是遺憾的是,重慶包括四川在歷史上,由于長期遠離政治權力中心,再加上經濟不夠活躍,因此,并沒有出現類似晉商、徽商、粵商(包括潮商、廣商)、閩商、蘇商等商幫。換句話說,重慶自古以來就缺乏比較濃厚的商業氛圍,更沒有重商抑農的傳統。這就使得重慶在過去相當長的時間里,缺少孕育企業家的土壤。

  至于,民國時期出生于重慶合川,并指揮過指揮過“東方敦刻爾大撤退”的一代船王盧作孚,我更愿意看成是一次偉大的意外。順便說一句,龍湖的掌門人吳亞軍也是合川人。

  雖然,中國歷史上很多商幫比如晉商、陜商,都不程度地衰落了,但是他們開拓進取的精神以及一整套有關商業世界的法則等,都被一代代傳承了下來。對他們后世子孫來說,是一筆極其重要的財富。一個從小就有志經商的山西人或者陜西人,在他成長過程中,想必一定會受到晉商或者陜商文化的耳濡目染影響。

  比如說,富士康郭臺銘、百度李彥宏、融創孫宏斌、樂視賈躍亭等,在全國甚至在世界范圍內有一定知名度的山西商人,誰又能否定他們與晉商文化沒有半毛錢關系呢?!正所謂,歷史和現實是分不開的。

  再比如,現代陜西商人也涌現過搜狐張朝陽、萬通馮侖這樣名噪一時的企業家。雖然,他們的星光與隔壁晉商不可同日而語,但是放眼中國西部來說,已算翹楚。

  至于保持始終基業長青的粵商、微商、浙商、蘇商、閩商等商幫,他們孕育出近代的胡雪巖、張謇、榮宗敬、榮德生等叱咤風云的企業家;改革開放后,在江浙、安徽、廣東等具有經商傳統之地,走出來的企業家,更是如同璀璨星河一般,甚至在某種程度上推動了中國現代商業文明的進程。

  比如潮商有李嘉誠、馬化騰、黃光裕商界大佬;浙商有馬云、丁磊、宗慶后、魯冠球等商業巨擘;柳傳志、劉強東、董明珠等企業家來自江蘇;而徽商的精神則在史玉柱、王傳福、張近東等商業巨子身上得到了最直接的體現。

  二、私營經濟不活躍

  網友認為說,重慶大多數企業家是做實體的,不需要像互聯網企業家那樣刷存在感,所以他把重慶沒有出知名企業家的原因歸咎于產業結構。這個貌似有點道理,因為不管是馬云、劉強東還是馬化騰、李彥宏、雷軍,他們確實很會利用互聯網為自己造勢,使其能一直站在聚光燈下,成為媒體追逐的“寵兒”。

  其實何止互聯網行業,娛樂、影視等“吸睛”行業更是如此。

  但是,不要忘了在互聯網及娛樂等行業以外,依舊有很多耀眼的明星企業家。我們就以做實體的為例。以砸冰箱聞名,被譽為中國家電教父的青島海爾張瑞敏、中國最神秘企業家之一的華為任正非、哇哈哈宗慶后、TCL李東生、格力董明珠等,他們有的性格張揚、有的習慣低調做事。

  其中,任正非別說刻意刷存在感,就連媒體想采訪他,比登天還難。但是沒有人可以否認任正非在中國企業界的影響力和知名度。因為任正非把華為帶到了世界500強的位置,并成通信行業全球第一、手機全球第三。華為顯然成了任正非最靚麗的名片。

  正因如此,我更愿意把民營經濟發達程度,來解釋重慶為什么沒有誕生明星企業家的原因之一。衡量一個地區民營經濟發達程度,有兩個重要指標。其一,民營經濟增加值占GDP比重;其二,進入全國民營企業500強的數量和質量。

  2016年,重慶民營經濟實現增加值8760.49億元,增長12.1%,占全市經濟的49.9%。同期,四川60.8%、湖北54%,看的出來重慶在這項指標上,就是在中西部地區也沒有優勢。

  那么第二項指標呢?

  2016年重慶有13家上榜中國民營企業500強。同期,四川13家(成都9家)、湖北18家(武漢9家)。此外,重慶排名最高是第95位的龍湖,并且上榜的13家企業中,有5家是房地產企業。同期,四川最高排名的是第35位的新希望,上榜13家企業中,只有兩家是房地產企業,其余大多數是制造業;湖北呢?湖北排名最高的是第68位的九州通藥業。

  從這兩大指標不難看出,重慶民營經濟存在的特點是,總量小、個體小(實體經濟規模更小),至少與網友的預想有比較大的差距。在一個民營經濟不太發達的城市,又怎么會孕育出全國知名企業家呢?

雷竞技电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