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位門店老板的經營過冬之道

2019-1-12 20:37:14來源: 中國營銷傳播網
【字體: 打印

  家里的燈具需要更新與維護了,于是叫來小區門口五金門店的張老板前來檢查了一番,數了數需要更換的燈具,就回去了。

  大概十多分鐘,他就回來了。帶著木梯子、各種燈,還有其他一些工具,就開始了工作。而我,在旁邊打著幫手。

  張老板也就50出頭的樣子,由于經常在他店里買東西,較為熟悉,所以,一邊干活,一邊就拉起了家常。

  “現在的生意不好干吧?”我想了解一下他這個行業的經營狀況。

  “是的,現在很多生意都不好干。”我探下頭來,看著我說。

  “我在這里開店快十年了,從最初門店月租金800元,到現在將近9000元。那時,你們這個小區一期房子才3000多一平米,現在漲到一萬三四,那個時候,我本想在這里買一套房,結果老婆不讓買,結果房價越來越貴,這不,幾年前,在西站路,靠近火車貨運北站的地方,9000多,買了一套。”對他有些惋惜的表情,我深表認同。

  “是啊,鄭州的房價,漲的確實有些快,不過,您算不錯了。”我記得他門口經常停著一輛海馬越野。

  “那輛車,座位可以拆卸,目的是進貨方便,減少些經營成本,但也怕遇到交警,這種客貨混裝,會被罰的,但我會小心,選路線,看時機。”看來他很老道。

  “有時去您門店買五金產品,除了你家屬,還見到過你家兒子、女兒,很幸福啊。”我想起他的一家來。

  “是啊,現在兒子、女兒都大學畢業,女兒上班,工作、待遇很不錯,她找了一個吉林的男友,兒子現在自己創業,前幾年,虧了十幾萬,但找到了媳婦,也算不錯。現在又跟朋友第二次創業。”

  “那您的任務算是完成了,可以松一口氣了。”我安慰他。

  “是的,兒女現在都成家了,給女兒資助了十幾萬,在靠近滎陽的碧桂園買了房,兒子,我也是給他在西站路買的房,現在他們都有了孩子,你沒看到我們老兩口,現在除了門店生意,還要天天起早貪會接送孩子。”

  “您真能干。”我由衷地贊美他。

  “我父親以前在新鄉封丘農村老家當老師,現在已經退休多年,一個月退休工資3000多,也算可以。小時家庭條件不太好,我年輕時,就已經會做生意,經常批發蘋果、西瓜,到附近的農村換糧食,那時候生意好著呢,一天,一個村,僅換西瓜,就要來回拉三趟,農民雖然沒有錢,但有糧食,糧食轉手,其實也是錢。”我馬上想到,小時農村老家,就是經常有拿水果換糧食的。

  “您的經歷很豐富啊,都是人生的財富,可以多講給孩子們聽聽。”

  “后來,我就到了鄭州。在工地上干泥瓦匠活,鋪地磚、安馬桶、貼瓷片、裝水電……沒有我不會干的活。”他很自豪地說道。

  “看來,只要能吃苦,肯干,就餓不著,就能養活自己,就能掙來美好生活。”我發出自己的感嘆。

  “是的,我雖然沒多少文化,但我勤快、肯付出。但我兒子啊,他有點懶,有時在家不出去,睡大覺,我就經常教訓他,誰都想天天閑著,可是這樣能把生意做好嗎?”

  正聊著的時候,他的手機響了,他接過電話,一會,把手機裝進工裝的兜里,告訴我,下午,一個客戶要求去裝燈具。

  “我的生意還不錯,你沒看,我經常不在店里,都是去上門服務了。五金水暖、電工,啥活都干,自然不愁生意。”也許是抬頭太久,他頭部有些不舒服,站在木梯上休息了一會,繼續跟我交流。

  “我現在腿部有點毛病,可能是當年貼瓷片蹲著累的了吧,站久了,就腿疼。”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說。

  “那該休息時,就要休息,身體是革命的本錢。”我勸他。

  “雖然沒有什么壓力了,但閑不下來,不干,做什么去?”他的自言自語,表明了中國人的人生觀,好像除了工作,就沒別的事情可做。

  這時,又有人給他打電話,“好了,我知道了,大概3點半到4點之間到吧。”他又來生意了。

  他工作起來很認真,客廳的大吊燈,二三十個小插泡,他一個個把燒壞的拔下來,又把新的裝上,這間隙,他甚至跟我談起了工匠精神,“只要把活干好,服務好客戶,就不會缺生意。”

  干了兩三個小時,家里的燈帶、射燈都更換完畢,列出單子后,告訴我700元,除了燈具,手工費收了不到50塊錢。

  臨走時,他給我留下他的手機號碼,“兄弟,再有什么問題,給我打電話,反正我們離的近。”

  “好的,好的,非常感謝。”望著他的背影,我肅然起敬,對于當前經濟形勢下行與不景氣,如何去突圍與發展,又有了新的感悟與理解。

雷竞技电竞